父母能否选择与哪个子女共同生活?苏州发布老年人权益保障典型案

时间:2019-12-02 08:25:20 阅读量:614

苏州网讯(记者杨薛敏)父母离异,继子女应该对继父母承担赡养义务吗?父母能选择和哪个孩子住在一起吗?在60岁以下,你能要求你的孩子支持你吗?

“孝道是一切美德中的第一件事,孝道是各行各业的第一件事。”尊老爱幼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今天(9月29日),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市法院发布了保护老年人权益的典型案例,倡导全社会树立尊重、关爱、扶助老年人的文化。

据统计,在过去三年(2017-2019.9年),该市法院受理了3,216起涉及老年人的民事案件,审结了2,945起。这些案件的主要原因是继承、财产分割、离婚、赡养和合法继承。

[简报]

被告马某是原告石某的继父。大约6岁时,施的母亲施的洪获得了监护权。然后,她的母亲和妈妈登记结婚,石与石的洪和妈妈住在一起。

成年后,石某于2014年签订了商品房销售合同。此次购买涉及郭斌花园x号楼,总购买价格为5461796元,首付款为1661796元,其中100万元由马某及其妻子向石某借款,其余为家庭财产出资,其余380万元由石某作为主债务人,马某和石某洪作为共同债务人抵押给银行。

涉案房屋于2015年4月移交给马某,此后一直在使用。2015年7月,马某某和石某宏同意离婚。离婚协议中涉及的房屋归石某所有,银行贷款由马某支付,马某可以居住,向石某借的首付款100万由马某返还。

离婚后,马某支付了石某近一年的银行按揭,但没有偿还100万元的贷款。原告于2016年1月取得房地产权属登记证。目前,马英九因搬出涉案房屋并支付房屋占用费而被提起诉讼。

[案件处理]

一审法院认为,马某某为涉案房屋支付了部分首付款和部分抵押贷款,涉案房屋自交付后一直由他居住。在与石谋红的离婚协议中,也明确规定被告有权居住和使用本案所涉及的房屋,因此被告居住和使用本案所涉及的房屋是合法和正当的。

其次,原被告是继子女。原告从6岁以上就和被告住在一起,被告尽了自己的责任来支持他。作为一名成年人,原告要求被告搬出本案所涉的住房,无论家庭关系如何,也不管购买该住房期间的出资情况如何,这是很难支持的。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房屋占用费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,不会得到支持。判决驳回了所有原告的索赔。石某对一审判决提出上诉。

二审法院认为,石和他的继父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,马已经做了一定程度的赡养。虽然马和施离婚了,施和马的继父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并没有自然消失。

双方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受《婚姻法》关于父母和子女关系的相关规定管辖。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,子女有义务赡养和帮助父母。马牟某为本案所涉房屋出资,自房屋交付后一直住在那里。石牟红与马某达成的离婚协议并未排除马某在本案中的房屋居住权,因此马某使用本案中的房屋是合法的。判决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[法律分析]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的规定,继父、继母及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之间的权利和义务,适用《婚姻法》关于父母与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。孩子们有义务支持和帮助他们的父母。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不应因父母婚姻关系的变化而终止。

在本案中,虽然石某已取得本案所涉房屋的所有权,但根据本案所涉房屋的出资情况、生活用途、以前的婚姻家庭关系以及离婚协议,马某有合法的权利使用本案所涉房屋。现在妈妈已经60多岁了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,赡养人应当履行为老年人提供经济支持、生活照顾和精神安慰的义务,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。赡养人是指老年人的子女和依法有赡养义务的其他人。石某作为马某的支持者,应该考虑马某的生活需要、涉案房屋的购买和使用历史,尊重马某的使用权。从保护老年人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,法院做出了上述判决。

[典型意义]

作为孩子,他们应该孝敬父母。即使父母之间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,只要他们与继父母形成了抚养和教育的关系,他们就应该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,践行孝道文化。他们不应该冷漠地充当主人,与继父母断绝个人和家庭关系,只行使真正的权利主张。

家庭审判不应局限于审判的功能,更重要的是发挥展示和引导社会价值的作用。该案例对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,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促进社会和谐健康发展具有指导作用。

在60岁以下,你能要求你的孩子支持你吗?

[简报]

原告胡某现年58岁,与妻子万某有四个子女,即被告胡某a、胡某b、胡某c和胡某丁。2014年,原告胡某与被告胡某签订了维护协议。双方同意支持者胡某a将于2015年至2034年期间每年支付胡某18,000元的维护费。然而,胡小玲只给了胡小玲10,000元,然后就无视了胡小玲。因此,胡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胡某某继续按照原维修协议履行其义务。

法院查明,原告胡moumoumou和他的妻子wan moumoumou had在其家乡被没收了房屋,并签署了一项房屋没收补偿和重新安置协议。根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,双方共支付了63万元以上。法院调查并询问了万某。万Moumou说,四个孩子都是好孩子,对父母很孝顺。他不想为这四个孩子要求赡养费。

[案件处理]

在审判过程中,法院增加了胡小玲的其他三个孩子作为被告参与诉讼。在审判过程中,原告说他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,没有收入,失去了工作能力,需要他的孩子支付赡养费。这四个孩子没有亲自出席审判,但通过他们的法律代表,他们说,根据《老年人权益保护法》的规定,老年人是指60岁以上的老年人,父亲没有法律依据要求他的孩子在60岁之前支付赡养费,而没有证据证明他不能工作。然而,由于父亲提起赡养诉讼,四个孩子愿意每月共同向父亲支付1000元,具体来说,被告胡某甲、胡某乙各承担300元,被告胡某丙、胡某丁各承担200元。经审理,法院认为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的有关规定,子女有义务赡养和帮助父母。虽然原告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子女支付赡养费的条件,但也接近法律规定的老年人年龄。鉴于对中华民族父母孝顺的优良传统,四名被告也愿意共同承担原告的赡养费,因此他们决定胡某甲、胡某乙、胡某丙、胡某丁每月共同向原告胡某支付赡养费1000元,其中胡某甲、胡某乙每人每月支付300元,被告胡某丙、胡某丁每人每月支付200元。

判决宣布后,原告胡某对判决提出上诉,二审法院维持原判。

[法律分析]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,子女有义务赡养和帮助父母。无法工作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权要求其子女支付赡养费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的规定,赡养人应当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。该法还明确规定:“本法所指的老年人是指60岁以上的公民。”根据上述法律规定,中国法律规定儿童有赡养父母的义务。同时,中国法律还规定了父母要求子女支付赡养费的条件:父母年满60岁,或者父母确实“无法工作”或“生活困难”。本案中,原告胡moumoumou不满60岁,不符合老年人的法律标准,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丧失工作能力。因此,严格按照法律,原告胡moumoumoumoumou无权向其子女索要赡养费。据此,原告胡mou和被告胡Moujia签署的《赡养协议》不具有法律强制力。然而,考虑到原告的年龄接近60岁,赡养义务是不可避免的事实,被告也愿意共同向其父亲支付赡养费。从保护老年人权益的角度出发,法院最终做出了上述判决。

[典型意义]

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。中国法律明确规定,作为孩子,他们有义务赡养年迈无助的父母。这不仅是一项法律义务,也是一项道德义务。在本案中,尽管原告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被抚养人条件,但被告的四个子女愿意承担父亲的生活费用,并履行其道德义务,这是应当鼓励和支持的。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。赡养父母更倾向于道德义务。这是一个积极和发自内心的约束。即使法律没有规定赡养父母的义务,抚养孩子的父母也是很自然的。上述判决不仅符合法律精神,也符合传统社会价值观,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。

父母能选择和哪个孩子住在一起吗?

[简报]

原告何慕梅及其丈夫有三个儿子,长子慧牟明、次子慧牟明和幼子慧牟。2014年,何的妹妹的一个家庭的所在地参与了征地拆迁。根据搬迁政策,老年人只能由一个家庭重新安置。三兄弟决定抽签决定他妹妹的家庭安置。抽签的结果是,为什么一个妹妹要和她的第二个儿子一家人住在一起?然而,何某妹以前一直和大儿子住在一起,所以她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和大儿子住在一起并由他照顾,她的二儿子和小儿子应承担赡养费。

[案件处理]

何某梅老了,需要人照顾她的生活,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源。这三个儿子应该承担支持原告的义务。法院支持何某梅的请求,即二儿子和小儿子应向大儿子支付赡养费。三个儿子都尊重母亲的想法,而何某梅现在实际上住在大儿子的家里。

[法律分析]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》的规定,儿童有义务赡养和帮助父母。支持者应该履行为老年人提供经济支持、生活照顾和精神安慰的义务。当子女不履行抚养义务时,无法工作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权要求子女支付赡养费。支持者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。

[典型意义]

本案原告何慕梅现年85岁。作为弱势群体,判决充分考虑了老年人的自由意志。如果有很多孩子,他有权选择和谁住在一起。其余的孩子支付赡养费,这充分保护了老年人的合法权益。

(编辑:杨薛敏)

山西十一选五 福彩快3 pk拾赛车

上一篇: 英格兰vs捷克球评:三喵军团的十年一夜

下一篇: 北欧风格三居室装修攻略,109平米的房子这样装才阔气!-山语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vinometate.com佘山五帝新闻网版权所有